月度归档:2015年07月

和妈妈的连接

    拖了几次,终于大家相聚在团体第九次课上,因为文娟面临职业选择的纠结,老师就从这个议题开始,让大家讲讲有没后悔的时刻。

    我提到的是关于高考填报志愿那次,爸爸说,你自己的选择不要后悔哦~~而事实上,确实是有点盲目的,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是没有能力承担这个决定的。在某一念头有后悔的感觉,但从长远的时间来看,顺其自然的选择,起码大学生活过的很自由、很开心。所以,后悔的一刻,放在时间的长流里去看,没有什么对与错,后悔与不后悔,就是当时的选择,然后往前走就是。

    王老师提到台湾的大师,大师给年轻的王老师开过一个方子,头十年每年不能做什么,后面的就是概述了,后来王老师说随手就放掉了,多年后看到这个方子,发现上面不能做的事情自己都做了,呵呵,这大概是个人的命运,特别是年轻的时候,基本是对着父母、亲人反向做事的,就算那些事情是当时让个人吃亏的,那又如何,回头去看看,也没什么嘛~~然后想到我妈给我算的两次命,一次是高考、一次是结婚,算命的说我终究是要在外地的,虽然无锡上海很近,还是算外地了。这个话,对于我妈来讲,还真的是安慰剂,Anyway,没啥不好的。

    而文娟提到她那个“神”外婆,从小就在这样的环境长大,不得不说,文娟和她外婆有牵扯不断的关系纠缠。我自己的成长课题,就是和妈妈的关系了。前些日子,妈妈电话过来,我在超市,说晚点给她回过去,结果那个时间点她竟然又去打麻将了,当时的我一股气涌上来,很难平复……王老师问我,为什么对妈妈打麻将那么介意,而对爸爸还好,我说,觉得爸爸相对有自控力,而且不输钱,而妈妈容易陷在赌钱的不论输赢的情绪里,而且被人一叫就走,麻将室环境嘈杂对身体健康也有影响,王老师说这些其实都是现实影响,她在我提到从高中开始就一直外面了这个点切入,提醒了我,好像妈妈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把对我的重心关心转移到麻将上去的,而我为什么对妈妈麻将的反应那么大呢?“你允许自己逃离开妈妈,可你不允许妈妈最爱的人不是你,而是转移到麻将上去,所以你才会那么反对妈妈打麻将”……一语中的,LG说的对,“父母有自己的生活,麻将也是他们的爱好,要尊重他们,而不是控制他们”,虽然自己还是会比较难做到的,尽力吧,跳开了而不是纠缠其中,起码有一次电话,和妈妈讲着讲着又纠缠进去的时候,自己说了句“妈妈,我知道你养育我已经尽力了……”她就软化下来了,还是多鼓励、多夸夸她吧~~

Sina WeiboFacebookTwitterGoogle+分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