胸涨了一天,求着姑娘吃奶

在无锡,连跑了3天步,借着雨天和感冒,可以暂时休息下,写写昨天的事情了。

老公出差台湾一周,清明又决定回无锡的,所以3月25日周六就提前回无锡了。没曾想,周日郁粑粑一走,当天姑娘睡醒第二觉起来,就开始精神烦躁,啥东西也不要吃,各种玩也不要,大家都觉得不对劲,好不容易想到是不是生病了,摸摸额头也没觉得异样。后来还是工具起了帮助,耳温枪一侧,温度一下到了39.5度去了。之前的美林服下去了,半夜一测还是温度没下去,还一度飙到40.2度,姑娘哼唧哼唧的睡着,给服了第二次美林,早上到了6点多,喂完奶,想想,只能有两个原因了,这个病的烧不容易下去;还有就是,之前的药时间久了,失去了药效。

婆婆去药店把泰诺林和美林都买回了(话说最新的说法是,不建议两种药混合用来退烧了),吃了药烧退了点了。但依依还是精神不见好,那还是决定去玉祁医院看看,年前看的儿科主任感觉还是可以信任的。插队先抽了血,把过年那会没查的支原体那个指标给加上了,咯,肺炎支原体血清学试验呈弱阳性,好吧,中招了,医生给让继续吃退烧药,给开了蒲地兰消炎药和希舒美,都是听过的药,那就没啥疑问了,后面严重了再去吧,好歹在玉祁看病比去无锡市区和上海都方便。

这次看病起码打消了我的直接自责,周日那天游乐场依依没洗手就吃东西她妈我给她爸严肃批评了、也不是当天第三次拉粑粑在阳台换尿布的时候给冷到了,医生说这个病,一般都潜伏了7-10天的,那还是在上海埋下了种子的,呜呜~~公众场所去多了,必不可避,这个追溯起来就有点难了。

啥东西都不吃,吃药吃的超级费力的姑娘,果然当天晚上各种不舒服,从之前一晚的哼唧哼唧,来了个大转变,还一直跳脚挣扎,口里一直不要不要的,抱也不是放也不是、这个姿势那个姿势都不行、站着不行搂着也不行……亲妈俺也没用,一度都想半夜直接去医院算了。理智让我平静了下来,先排除点原因,新的睡袋是不是不太舒服给换了一件、再然后,当天吃的米饭胀肚、肠绞痛、当天外婆给强行喂药心里不爽了……各种可能性。万能的百度搜了下,发现半夜娃哭闹的原因大同小异,默默回去,按压了姑娘的肚子周边,没有异常的哭闹,才排除了要立刻送医院的可能。

略过一万字……姑娘在慢慢恢复中,我和婆婆在补觉中,我妈在辛勤帮忙中……

然后,写本文的初衷才高潮般的呼之欲出!继前两天不吃其它的只吃奶后,第三天(3月29日周三,这个日子太让人深刻了)开始一早吃完右侧的奶就不愿意吃左边的奶了,然后白天入睡前也不要吃、中午醒了也不要吃、下午游乐场回来也不要吃,甚至到了洗澡后的睡前奶时光,她还一度在摇头。憋了一天的左胸涨到像石头一样,我都开始在那里默默的挤掉点奶,做好不吃就不吃的准备了~~

后来,灵光乍现、自带表演才能的俺,给依依演起了哭戏,告诉她,妈妈的neinei疼、妈妈哭,依依要帮忙吃吃……眨巴眨巴着大眼睛的小姑娘后来估计给她妈的演技折服,相信了我,开始坐在我腿上吸奶起来,不过奶涨,依依吸两口就停下来,看看她妈,演技派只得继续哭,姑娘还左右奶换边吃吃,好担心她只吃右边又不吃左边,所幸万幸的是,奶瘾上来的小姑娘战斗力还不错,咕咚咕咚的给她妈的左奶来了个大赦,松松的感觉实在太好了,而且以为右边又吃的差不多的时候,这姑娘又哼唧起来,贪心的又吃了会,就香香的睡去了~~耶,爷爷今天还在感慨,说依依昨天睡的不要太好好,晚上19:45一下睡到半夜1点半,5个半小时,而且中间没醒过,实在太好了~~

今天姑娘又恢复些了,希望她赶紧好起来。郁粑粑可担心着她姑娘的生长大计呢,确实,回来前吃的好睡得好还会独立走路的姑娘,爸爸妈妈都盼着你好好长身体呢,加油吧~~!!!

Ps:姑娘在恢复中,她妈俺终于感冒了,嗯,写完了睡觉去,原来明天还不能见到某人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