纪念我的“太太”

    外婆的母亲,在我家那边喊“太太”,上周五走了,92岁。在这个年纪自然地去世,我并不悲伤,反而回忆起了一些几乎已经忘却的往事。
    和她的交流很少,所以回忆也很少,留有的只是一些零散的记忆。
    很小的时候,在外婆家发现有一个从来没有见过的奇怪的盒子,里面放着一些叶子、爬了一些白色的奇怪小虫——那是我的“太太”养的——也是我从来没见过的。问了她才知道,那些叶子是桑叶,那些小虫叫蚕。以前只是听说过,蚕是会吐丝的,吐完丝就死了,而吐的丝可以被我们拿来做衣服,现在我总算见过这种动物了。然而那时我怎么也想不通,这些小虫子怎么能变成衣服……
    懂了一些事之后,知道了“太太”是信耶稣的。当时我还不知道耶稣和基督教的关系,只知道她每周日会去做礼拜。我觉得非常惊讶,“礼拜”这个东西,怎么是做出来的?又是怎么做的?很久以后才知道做礼拜的真正意思,于是寒一下自己…
    “太太”是信耶稣,据说是不能赌博的。然而我们每次回外婆家,爸妈总要陪他们玩玩,麻将或者一种方言里叫“zhi牌”的赌博。有时候就能看到她的心理斗争——既想玩,又因为自己的信仰而克制自己,最终基本上都是她对自己说,随便玩玩,无所谓的,然后就和他们赌博了。这个时候我们就会拿她说笑。看她的这种心理斗争还是蛮有趣的……
    所谓的回忆,大概也只有这么多了。
    Rest in peace in heaven
Share
  • kang

    絷牌……貌似是这么写的,呵呵,我也不知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