年中轶事

  · 歪歪婚车是一辆V12的BMW760i,很大很宽敞。车是从我爸公司的老总那儿借来的,婚宴结束后我爸负责当司机送新人。我跟我爸商量,这车让我来开吧,我爸哼了一声说,这车你会不会开?会插得进钥匙、能发动就不错了。我说,要是我5分钟之内发动汽车就让我来开,他说,好,于是把钥匙给了我。这钥匙果然和普通的不同,像个小小的厚卡片,上面有几个控制锁车的按钮,我想,有那么先进吗连车都启动不了了?我坐进车里,找到一个卡槽正好发钥匙插了进去,仪表盘亮了;又看到一个写着“Start/Stop”的按钮,按下去,车子启动了——前后不过15秒钟——我说,这也太简单了吧,我爸边囧边笑,但还是不让我当司机…

  · 初二晚上住歪歪的新房、初三这天在6点之前一定要把他送回前洲,而这一天凌晨3:45有曼联的比赛,算一下时间正好看个大半场比赛然后回家。于是3:45准时起床,蹑手蹑脚地爬到客厅打开电视,却看到现场的镜头对准了赛场的大屏幕,上面写着“Due to traffic congestion, the match is delayed to 20:15”,我哭,这么早起床却发现自己还早起了30分钟,这半个小时又睡不好觉,只能看电影频道消磨时间了。还好曼联早早地垫定了胜局,等我走的时候已经3:0领先了,放心地回了前洲,回家上网一看,5:0大胜,开心的;)

  · 一天吃晚饭的时候朱卫红妹妹突然问到,文革期间的“插队”是什么意思啊。我爸解释了一下,她恍然大悟,“我还一直以为就是大家在农田里排队有人要插进去呢”,我在一边偷笑。接着我爸说,“我想起来,我上小学的时间有个老师跟我们讲以前土匪的故事,我一直想不明白,有猪肺、牛肺,怎么会有土肺呢?难道是地里长出来一个肺,太恐怖了。”(土匪的“匪”的无锡话发间和肺是一样的)太搞笑了。我说我想起来,有一次小学语文考试,考听写的时候是一个外校的老师过来读,我一直听到他说“一个马桶”怎么怎么样,直到后来才意识到是“一个牧童” ^_^

Share
  • Ruby

    “一个马桶”比较好玩,呵呵。小时候听到哥哥在听流行音乐,老是那一句“梦里削苹果”,心想这歌怎么老是削苹果,后来才知道是《飘雪》里的那句“梦里雪飘过”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