Back From Weddings

    过年好多天假,从燕子的婚礼开始,到歪歪的结婚结束,似乎在忙碌中一下子就过去了。不过回想一下还是有一些值得回味的东西的~
    燕子婚礼结束后一帮高中同学来到了他家开茶话会,众人开始挖掘燕子和他LP的罗曼史。燕子先讲,从开始怎么认识,到怎么第一次约会怎么最后走到一起,很不错。接着众人提问,其中比较搞笑的是大猪问了个“尖锐”的问题,First Kiss是When Where Why,然后燕子和他LP的答案居然不一致,大家笑死了,开玩笑说,不会是另有其人吧;结果燕子很机灵的说,我说的那次是亲了额头,你大猪又没说一定是Mouth2Mouth,于是大猪改问第一次French Kiss… 与此同时大家也不忘教授、大猪和石榴的故事,其中教授和薛猫的浪漫故事让我蛮感动的~
    年初三是歪歪的婚礼,我是伴郎。按照风俗前一天晚上我要和他一起住在新房里,第二天早上负责开车送他回前洲。新房子在市中心的嘉德花园,对面就是好又多超市,地方很不错。晚上呆在那边的时候突然有种奇怪的憧憬的感觉,觉得在市中心有个新房子、有个家真好,有点羡慕起歪歪来了。婚礼那天我和歪歪都穿着西装,去接亲时歪歪在楼上背新娘,我在下面帮忙给乡邻发喜糖,居然有人以为我是新郎官,我囧,赶紧解释,要不然误会大了… 婚宴在湖滨饭店,就在蠡湖公园的旁边,环境优美,在湖边空气也很不错,是个好地方。我在想某人家就住在这边附近,真不错~ 婚宴上我偷偷拿着瓶雪碧(没错,就是雪碧)全程陪同,一圈酒敬下来居然也走累了,再一看很多人都吃得差不多了走了,桌数就是多啊… 这一天早上4点不到起床,到晚上10点多才睡,很累。
    年初五在前洲歪歪的家里办酒席,这一天我不用当伴郎,只要负责放个纸礼花就可以了,很轻松。吃饭的时候乡邻朋友都过来了,很多人聚在家里一起吃饭这场面似乎好久没见了,感觉倒也不错,用无锡话说叫蛮“闹猛”的,歪歪也很开心地感叹说很久没有这么“闹猛”过了,呵呵。初六的午饭、晚饭都是前一天剩下来的,都吃腻了,不过这一天在家休息,看看书喝喝茶,很清静。 这一天老妈在家里说,等我结婚的时候,我们要换一个电视机,这边要重新布置一下,那边要重新怎么搞一下,很期盼的那种感觉。我突然有些伤感起来,虽说我一直觉得感情、婚姻这些事情都应该自己作主,但父母长辈的期望我们也不能辜负,不是吗。就像大猪他妈妈说的,“到了我们这个年纪,总是希望早点有个孙子孙女,还能期望啥呢?”

新人&Mine 准备礼花~

Share
  • Gudong

    Bro. u have changed so much~